張岱嘗謂:“餘嘗見一出好戲,恨不得法錦包裹,傳之不朽,嘗比之天上一夜好月,與得火候一杯好茶,隻可供一刻受用,其實珍惜之不盡也。”張岱可稱得上是戲癡,我就依憑自己的審美談談京劇《望江亭》,它是張君秋先生的代表劇目,根據關漢卿的元雜劇《望江亭中秋切繪旦》和川劇《譚記兒》改編。

宋代時期,寡居三年的譚記兒,被登徒子楊衙內看上,要納她為妾,譚記兒隻好在清安觀暫避,每日抄寫經卷,觀主白道姑的侄兒白士中新任潭州太守,走馬赴任的途中,在清安觀歇腳。白道姑得知侄兒已喪偶三年,欲撮合譚記兒和白士中。

兩人會晤後,已是意惹情牽,羞赧的譚記兒怕錯過這段美好姻緣,以藏頭詩作答,“願把春情寄落花,隨風冉冉到天涯。君能識破鳳兮句,去婦當歸賣酒家。”連起來念是“願隨君去”,白士中隨即回了一首詩:“當壚卓女艷如花,不記琴心走天涯。負卻今朝花底約,卿須憐我尚無家。”連起來念便是“當不負卿”。這兩首詩是劇中的亮點,可以當作年輕人的愛情誓言了,兩人因此定情。

楊衙內對兩人結為伉儷之事懷恨在心,借父親楊太尉楊戩的勢力,以子虛烏有的罪名誣陷白士中,持聖旨和尚方寶劍來潭州取白士中的首級,白士中得到恩師李丞相的密報後,譚記兒心生一計。

適逢中秋佳節,楊衙內是晚將停泊於“望江亭”,譚記兒喬裝打扮成漁婦,自稱為張二嫂,獻上一尾金鯉魚,楊衙內見她色心頓生,讓她一同飲酒,要娶她作三房夫人。酒酣耳熱之時,楊衙內題歪詩助興,待他酣睡後,譚記兒將聖旨和尚方寶劍調包,聖旨換成了一首歪詩,尚方寶劍換成了一柄鋼刀。

次日,楊衙內以欽差身份前來問罪,宣讀聖旨時窘態畢現,再見到譚記兒時才明白了真相。白士中以假冒欽差、調戲民女的罪名,責打四十大板,收監問罪,白士中和譚記兒得以化險為夷。

關漢卿的元雜劇劇本文辭是很典雅的,但考慮到受眾的欣賞水平,京劇的演繹把它通俗化了。譚記兒的身上閃耀著人性之光,她罔顧“三貞九烈”的封建禮教,勇敢地追求愛情並投入到新生活,又隻身赴虎穴,巧妙周旋,彰顯其聰明睿智。看完這出戲,腦子裏縈繞的都是那一句“願隨君去,當不負卿”。

 

原文地址:http://www.duanwenxue.com/article/46294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