數翻古代先賢的履歷,自然是經歷了困苦的,即使沒有,也是有所非常人的境遇,才造就了一顆智勇的心人民幣匯率走勢
最近的社會風氣很是不好,閒暇時和幾個朋友調侃,每個人的頭頂都冒著一股子傻氣,當然這傻氣不是指你不聰明,而是太聰明,聰明的過了頭。稍有風吹草動你就按捺不住,恨不得馬上沖上去自以為是的說教幾句,從而彰顯自己的學識。殊不知看客們都在台下不露牙的譏笑,一副大有所思的嘴臉。
 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看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老是癡心妄想,有行動的人已經沖上去頭破血流,舉棋不定的還在路上躊躇滿志,敢為天下先得樣子,最可愛的當然是既沒有行動也不猶豫的,混吃等死。
 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追求一種達樂,身體上也好,靈魂深處的也罷,完全沒有打算要停下來的意思,痛定思痛地意識完全沒有了,更不用說一種大徹大悟的情懷。本來生命的意義就很平淡,胡亂一折騰就完全沒有味道了。
 有天突然覺得社會就像一輛奮力奔跑的馬車,而我們就是那幾匹馬,跑的快了自然費力,跑的慢了僅是鞭撻hifu 價錢,不快不慢,不左不右,剛剛好。本來是在草原上肆意奔跑的,有一天幾個人用一根套馬杆鎖住了心,完了用一把枯草填滿我們的胃,我們就開始服帖了。有時候想想韓愈就是這個人,只不過他希望千里馬被發掘出來而已。可惜千里馬就那麼幾匹,而且也是用來炫耀的工具,古來千里馬馳騁疆場的又有多少。
 我們都活在達樂的圈子裏,只不過是被設計好的,沒幾個人真正的喜歡,更別說傾力付出了,因為我們不習慣窮困,忘了一開始的衝動,走上了別人的路,用自己的腳。
 窮困多佳作已經沒有了,文章也開始變得虛假,感覺今天寫完明天起來就已經忘記了,從來沒有和自己的內心交流,雞毛蒜皮已經能夠讓我們活得津津有味,樂此不疲了。
 我沒有辦法解決,因為已經中毒深了,開藥的醫生扶起自己的眼鏡就熟識了我的病,從頭到腳治療一遍,總會好的,之後總不免叮囑,沒事多來轉轉,因為病一直都在金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