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是一本尋人啟示錄,我還未曾翻閱幾頁,就已沉醉其中。
 愛情是一杯苦咖啡,我還未曾吮吸幾口,就已如癡如醉。
 友情是一瓶啤酒,我還未曾穿腸而過,就已目眩頭暈。
 親情是一碗白開水,我還未曾嘧啶大醉,就已溫潤如初。
 你跟生活就像是在鬼剃頭玩捉迷藏,一個老想找到對方,但另一個卻總是躲著對方,到後來,一個找的筋疲力盡,另一個躲的疲憊不堪,最後還是碰了面。
 當陽光磨滅了黑夜,當雨水打亂了沉靜,那個敲你門的還是會進來的,躲著幹嘛呢?
 生活那有那麼多的意義跟價值可尋呢?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生物,都是一個不可複製的個體,消失了,就是消失了,存在的,就是存在的,沒有為什麼,也沒有不可說。
 遙不可及或許是你的故事,但觸手可得或許是她的故事,其實我們一直都在懷疑與肯定中度日,時而患得患失,時而忽喜忽悲。
 我們都是一群愛聽故事的人,最怕在聽的津津入味時,突然故事完結了,那一刻我們百態盡出。
 不管是生活中HKUE 傳銷的你我他,還是它,我們都在用自己方法編制著屬於我們自己的網,十年如一日的編完了它,然後悠然自得的享受著那一片天地,直到某一陣風把它刮走,等待下一個結網的人,開始了新網。
 壓根沒人在乎你相不相信什麼,因為相信的人永遠不會相信不相信的人,而不相信的人也絕不會相信相信的人。
 其實愛情、友情、親情、生活就像一部電視劇,就看你怎麼處理了,處理好的叫喜劇,處理壞的叫悲劇,而你就是這場戲的導演加編劇。
 有一句成語不錯,叫心口不一,多簡單的四個字,卻詮釋了一個多麼深奧的哲理。有時候不是你沒有力量,只是你從未出過力而已。生活中需要一些傻子,當然也需要一些瘋子,因為只有傻子才會相信瘋子的話,也只有瘋子才能去改變生活。
 生活需要的東西很多,而你只不過是它的一個零部件,隨時都有更換替代的危機,所以與其一味的討好它,倒還不如給自己跟身邊的人講一個冷笑話,即便不那麼好笑,但至少可以感覺到冷。而講笑話的那一刻,你就是焦點,即便聽完之後各自離去,至少你有感覺到那一刹那,總好比過一味的為生活忙碌。
 我從未講過任何大道理跟小哲理,我只是講了一個笑話,只是你沒笑而已。我會吃話梅酸到修身 小腿難以啟齒,我會看電視看到目瞪口呆,我會盯著美女目不轉睛,我會瞪著帥哥暗暗詛咒,我從未標榜過自己是好人或是壞人,因為我也會蠢蠢欲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