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想用一段文字,與時光告別,與昨天告別。有人說,可以寫秋葉。有人說,可以寫冬雪。還有人說,就寫光陰。我不是作家,我找不到恰當的辭彙,描繪世界的萬物和風景。我只能寫自己,寫雨。用雨,來描繪我五彩斑斕的世界;用雨,來描繪我細膩善感的情懷。---題記
雨,是一個讓人心醉的粉刺詞。雨,如詩,亦如歌。 雨,快樂,亦憂傷。雨,淒美,亦纏綿。有雨的世界,潮濕,迷離。有雨的世界,優雅,多姿。有雨的世界,澄清,明淨。有雨的世界,沉寂,滄桑。我喜歡雨——喜歡她的淡靜,喜歡她的搖曳,喜歡她的清涼,喜歡她的灑脫,喜歡她的傷感,喜歡她的沉醉。
聆聽著侃侃的那首《滴答》,在優美、哀傷的旋律裏,我似乎聽到雨在訴說,訴說她的浪漫和柔美,訴說著她的純澈和淡淡的憂傷。雨,在快樂人眼裏,她像花園裏歡快飛舞的蝴蝶,又像大海裏潮汐不止的化妝文憑浪花,帶給人夢想,帶給人美麗。雨,在悲傷人眼裏,她是淚,也是殤,就是忘情水。無論怎樣纏綿,也訴不盡相思的惆悵,道不盡人間的滄桑。雨,是一首歌,是一幅畫。她暄染了世界,繽紛了生命。有雨就有風,有雨就有夢,有雨心不空。
雨,是一個人的情懷,洗滌了心的疲憊。雨,是一個人的心事,描繪了人生百味。雨,是一個人的憂傷,流淌著傷心的淚。一個人走在雨裏,淅淅瀝瀝,淋濕的是心情,沖刷的是靈魂,感受的是雨中心的寧靜,品味的是人生的從容和淡定。
一場雨,一份殤。一些人,一生倦。多想讓自己淋一場雨。一個人在雨裏,任風吹,任雨打。如此,可以,洗淨一身的塵土,洗淨滿身的疲憊,洗淨半世的悲傷。雨,是心的棲息地,是心靈的避風港。雨,雖潮濕,卻溫柔;雖薄涼,卻柔情;雖迷離,卻醉美。
雨,可以讓我卸下生活中沉重的面具,素面朝天,一身乾淨,盡情的享受;雨,可以讓我放下生活中的枷鎖,盡情的揮灑和片刻的放縱;雨,可以讓我感受天人合一,盡情的淋漓和些許的慰藉。或許,雨可以給我一個明媚的夢,一個遙不可及的夢。或許,雨可以讀懂我的人生,讀懂我的悲傷,讀懂我婉約韓國食譜的情懷。
喜歡雨,喜歡一個人在孤寂的深夜獨自聽雨——聽她的囈語呢喃,聽她的滴答聲轉,聽她的深情纏綿。雨,就像夢,斑斕了我的生命,豐富了我的世界,暄染了我的情懷。是雨,讓我的生命,有了色彩,有了活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