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有秋風裏的涼,可否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?輕輕的摩挲我柔軟的肌膚,讓熱量傳遍全身,在悲涼的情傷裏落下一段緣,不必驚世駭俗,不必柔情蜜意,不必山盟海誓,只需將我的收細毛孔憂傷輕輕拾起,放在胸口,以真心對話,以真意撫慰,將甜蜜融化在心裏,將世俗展現,一個微笑,一眼回眸,一手相握,一首歌曲,一語呢喃。不需要長久的牽掛,不需要三生石上將緣相續,不需要誓言鑿鑿的相守,只要在我哭泣的時候遞上一塊紙巾;在寒冷的冬天為我遞上一懷暖暖麥片;在我微笑的時候,用溫暖的眼神看著我,僅此而已。
若有秋風裏的雨,可否給我一把小小的傘?你站在身後,高大的身軀,讓我抬起頭能癡癡的仰望。秋雨冰涼,我走過綠牆紅瓦,看古色古香的韻致,因了一場雨,仿佛江南水鄉的青河古鎮,在巷子裏,時空交錯,我仿佛是紮著辮子的姑娘,撐著紫色的小傘,穿著白色的旗袍,花色的布鞋踏著地下的水花。啊,我是丁香一樣的姑娘,哀傷中帶著絲絲的愁怨;美麗中夾雜著點點的朦朧;調皮中透露出脈脈的純真。你在巷口的盡頭,穿一身筆挺黑色的西裝,脖子上掛著白色的圍巾,頭戴黑帽,濃眉大眼,深情款款向我走來……秋雨的清冷讓我打了個寒顫,回到現實,我抬頭依在你的懷裏,看著你溫情的笑容,發現你我的距離,只是一把傘的高度,這樣最好,能讓我永遠仰視著你。
若有秋風裏的暖,可否給我一個微笑的回眸?雨過天晴,天空一片蔚藍,藍得透明,藍得溫暖,藍得可愛。白雲悠悠的BB濕疹飄著,隨著風緩慢的移動。陽光是你調皮的身影,時而躲在雲層裏,讓我急急盼;時而探出半個腦袋,讓我感到幾許溫暖;時而露出你可愛的臉龐,讓我如沐春風。陽光,暖暖的,微微的燦爛著我的眼睛,伸出雙手,陽光便從五指間流瀉到我的黑髮間,眼睛裏,肌膚上,這是你暖人心扉的回眸,微笑著對我說:你是我永遠的陽光。那樣真切,那樣溫暖,那樣舒心,那樣情不自禁的愛的微笑……
若有秋風裏綠葉,可否給注入生命裏新鮮的血液?校園裏那一排排四季常綠的榕樹,像一樣挺直了粗粗圓圓的身板,枝丫向天空四面八方的肆意伸展,綠葉濃密,根須一條條掛在樹枝上,等到有朝一日,它們長到地上,又會長出新的榕樹來。一條條粗大的根,有的深深的向泥土的深處生長,有的延伸到泥土上,長長的根便牢牢的抓住泥土,日夜不動。你可否像那葉子濃密,形狀似傘的榕樹,為我遮風擋雨,讓綠色的血液再次喚醒我冬眠的心靈?秋裏的濃,秋裏的風,秋裏的綠葉,秋裏生機盎然,一切都那樣美好,根穿過心靈的土壤,我嗅著泥土的芬芳,便想,再愛一次吧,遇見了這麼好的你,不想再錯過。緣分,就是我牢牢抓住那個如榕樹的你。
若有秋風裏的花,可否讓我一睹它的俏麗芳容?秋裏,百花凋零,唯有南方的紫荊,仍傲然綻放。紫荊花兒,一朵朵,一層層,一簇簇,巴掌一樣大小,五片花瓣,極盡力量,向外生長,向後彎著腰,向上抬著,淡淡Pretty Renew 冷靜期的紫色在枝頭燃燒。你就是那紫荊花,一直在我心裏燃燒,秋日裏不滅的希望;秋風中堅挺的美麗;秋雨下迷人的風采;秋光裏傲然的堅強。緣分,就是你在我心裏種下了紫荊花的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