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很久沒聯繫的好朋友,就在上給她打了個招呼。一天過去了,她的頭像換了,我的空間被她點了一個贊,可她就是沒理我。沒看見嗎?還是.......
一年前,我們還常常願景村粘一塊兒。“放風”時,一起逛商場、逛公園;上補習班時,她帶著我騎電車回家,中午還一起去吃麻辣燙;在學校食堂,我們也經常頭對頭吃自己的飯。她帶給我好多高中美好的回憶,每次翻看我們玩鬧時的照片,心中總會泛起一陣暖流。
可漸漸的,我們之間仿佛因時間和空間的限制,而淡漠、疏遠。有時我會想,是我不夠真誠嗎?我哪里做錯了嗎?最終我發現,我沒有錯,她也沒有錯。她可能不喜歡我的性格,可我就是這樣的人,我不會突然間改變我的性格,這畢竟是長期環境和自身影響的結果。
我的另一個好朋友欣,我們小學五年級認識,一直到七年級,總是形影不離。八年級分班之後,基本上探索四十 邪教再無聯繫。高二下半學期,因為一張生物卷子,我們又開始聚在一起。每天晚自習放學後,我倆背著書包,在漫天星空下轉操場。轉一圈後再會寢室。我們談各自的生活,以後的打算。欣很會講故事,老是把她白天看的小說講給我聽,絕對聲情並茂。講到搞笑的地方,我們都彎著腰哈哈大笑。有一次,我們聊各自的情感歷程,竟然發現我們五年級時竟暗戀同一個男生,頓時笑得肚子疼。那晚,我們蹲在寢室樓前的臺階上,我靜靜地說,她靜靜地聽。這五年來的心路,一下子傾訴出來,舒服級了。她很感動,說:“挺悲傷的。”然後,我們又不約而同地哈哈大笑起來。
我很感激命運,讓我擁有這麼好的激光去斑知己。我們都喜歡搖滾和民謠,都喜歡與世無爭的明媚的生活。我們還決定高三一起積攢用過的筆芯,這是我們的約定。
時間就像一陣風,吹走的都是表面上的東西。如果你擁有的是一份真摯的情感,那麼請放心,這份情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,而更加珍貴,就好像酒越放越醇香,吉他越用音質越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