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幅江南煙雨夜,小亭三三兩兩人,小茶瓜子慢慢嗑,俯手琵琶曲悠悠,荷蓮朵朵葉漂漂,近水樓臺鏡中畫,一個拱橋,一條小溪,一湖清水,一個孤影,蓮花暗香。花開在夢裏,幽幽清風,波動流水,淡墨宣紙,典園林亭、假山,左右盤旋,時而登峰顛,時而沉落穀底,仰觀滿目迭嶂群峰Pretty renew 傳銷起伏,氣勢雄渾,奇峰怪石,玲瓏剔透。情系江南山水間,無盡相思最永遠。真情本美麗,來自水雲間,天若有情夢明月,甘為做月老。夢裏愛江南,竹船湖水邊,一支情歌兩人唱,笑的是玉蓮。湖水情悠悠,竹筏俏連連。湖中魚兒悄悄遊,醉人的是遠山一片。臺、樓、閣、廳、堂、軒、廊之人文景觀,更以湖石奇峰,畫中青竹綠秀,樓閣層疊,徽府風韻,誰在樓中夢。 夜如處子安靜,妙齡少女,含羞寂靜。靜,可以聽到清風戲耍葉的沙沙聲,靜,可以聞到小河流水激石的石滾聲,靜,可以嗅到魷魚出水水波漣漪聲,靜,可以意到雨落青竹長葉寒露滾動聲。江南的靜,來自夜晚流水,白天蟬鳴。江南入夢,是在描繪美景,是在水墨中抒情。
 夜的靜,顯露了泉水叮咚,清風似水,白雲點點,碧空如洗。夢裏江南,深情無限,江南風情,青山含翠,詩花點點,愛想江南。夏日美景總含綠,朵朵鮮花粉豔豔,杏花兒紅,桃花兒美,一枝香瓣吐詩意,點點愛花心,點點思鄉意,無數次的期盼,無數次的祝願,一番風雨之後目睹了江南柳。 濤濤江景,一夜入江陵。深深一個呼吸,入樓閣,輕開半窗,雨侵入了你的門,也入了你的窗。沁入心脾,豁然開朗,心情也變的舒暢。 漫步雨夜,靜心觀賞,夜是景,你也是景。是你讓夜美了夢,還是夜色沒了景。夜色添景,墨染了畫舫,慢走江南水墨畫廊,是愜意,是憂傷,心都會舒暢。 靜夜深,難入眠。輕輕點亮光,細針挑起燈芯,微光驟然變強。明亮的閨房,照亮了紗帳。你坐在紗帳旁,幾分思念,幾分愁悵。輕輕Pretty renew 傳銷的細雨,飄撒竹窗,灑滿窗臺,微微寒涼偷偷入閨房。
 竹窗無月夜,清風送雨寒涼,江南似入夢,油燈似微芒,房中無歎息,處子入夢鄉。 細柳編制幽夢,舒展心長,迷霧江南,輕盈焚香,夢裏祈求,是憂傷、是惆悵,是念郎。夢裏江南,你彈奏的琵琶,憂傷了幾朵花瓣,飄落雨中,似一葉扁舟,它流向何方。夢裏焚香,情傷,憂傷,情郎,憂悵。 夢裏幻想,細雨為花,柳葉化裳,花瓣為舟,搬送嫁妝。處子一夢,地久天長。 水墨江南,夢一場。細雨飄風微涼,金帛棉被你是否蓋在身上,輕柔綿綿,睡也香,夢也香。你卻忘了,你在憂傷時開窗,你在入夢時要記得關窗。江南入夢,焚香,散開的窗,雨往。
 水之美,在於其煙波浩渺,澄淨如練,瀑流飛逝,濤疊浪湧;在於清泉汩汩,小溪潺潺,濺玉飛珠,光影如幻;在於水草搖曳其中,條魚穿梭其間,穩靜中那一份含蓄,激越中那一種飛揚。山之美,在於巍峨高聳,險峻挺拔,懸崖峭壁,峰巒重疊;在於雲蒙樹梢,霧流澗穀,綠林揚風,白水激澗;在於草木青翠之上,好鳥相鳴其間,晨曦中那一縷微光,暮色中那一抹晚霞。你在雨中江南如夢,江南的雨灑滿你的窗,白雲風中飄,靜靜常含笑,點點細雨落香草。風中白鴿飛,輕輕落樹梢,雨滴晶瑩似珠玉,淋濕了江南柳。愛江南,一曲輕歌唱醒了桃花妹。問君幾時歸,真情若江水,山泉流了出來,清清的,涼涼的,甜甜的,每一滴泉水,都經過了多少山石的過濾,才有了這清涼的山泉,它們吸天地之靈氣,又把清涼帶給了大地;它們汲日月之精華, 又把甘甜帶給醫學美容人們。那清涼的水啊,帶給人們快樂,帶給人們涼爽。 青山隱隱問玉湖,愛的是哪一位。山青水秀雲淡淡,風中細雨一滴滴,柔情夢裏思江南,難得幾回念故里,縷縷真情謝桃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