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點了,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拖著疲憊的身體,極不情願地爬了起來。也許此刻很多人睡得正熟,可能還有人正做著美夢。而我卻……

拿著點檢棒,我踉踉蹌蹌地出了主控室。

:“又下雨了,這該死的天氣。”

我小聲地咒罵著。

零星的雨點胡亂的拍打在身上,我不禁打了個寒顫。院內昏黃的燈光搖曳著,墻上的斑影若有若無,不時從遠處傳來幾聲狗吠。忽聞撲棱棱一聲,我一驚。隻見落紅滿徑,原來是隻雀鳥。我拍了拍胸脯。正欲離開,又聽到一陣????的聲音,不知從哪裏鉆出了一隻大花貓,從我身旁一掠而過,躍上墻頭。轉眼間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而我還呆呆地站在原地。

真是:鳥騰驚風葉,貓躍怯舊人。

往日那些電影裏的恐怖畫麵也不失時機地在我腦海裏閃現。任憑再怎麽揮也揮之不去。

人啊,真奇怪!

想忘得總也忘不掉,想記得卻永遠也記不清。

我心裏暗暗發誓:以後再也不看恐怖片了。

須臾,我覺得這句話好像在哪裏聽過,這麽熟悉。

奧,原來我以前說過,而且不止一次。我苦笑了一下。覺得自己真像寒號鳥。

我一分鐘也不想在這呆了,真怕再遇到別的東西。我加快了腳步,很快地點完了點,回到了主控室。

窗外,雨漸漸大了,淅淅瀝瀝。風透著窗戶的縫隙呼嘯而來。間或,夾雜著蟬的哀鳴。

冷雨催寒蟄,急風割殘月。

此刻,我已無心睡眠。隨手拿起新買的一本書,翻閱起來。書的清香早已蕩然無存。盡是什麽狐仙鬼怪諸如此類的故事。不看也罷。合上書。

一燈孤影搖書幌。

往事不覺又湧上心頭。舊恨連綿,新愁鬱結。滿懷愁緒難淘瀉,千種相思與誰說?

坐又坐不安,睡又睡不穩。著甚支吾此夜長?

我泡了杯茶,茶香淡淡。煩躁的心境漸漸趨於寧靜、平和。如無風的湖麵泛不起一絲漣漪。

瀟瀟雨聲伴著茶的清香緩緩地漫過來,一切的煩惱盡隨其而去。

我苦笑自己的執著。原來放下一切,心也自在,人生也自在多了。

靜靜的聆聽,細細地領悟。這是另一種從容善待生活的情愫。隻有平凡、平淡的心才體會得到。

回首看,東方已露白了。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bidushe.com/article/34999.html